上海科创企业贷款余额超1500亿元从银行信贷看哪些行业创新势头最

2017-10-22 08:23

  上海金融业对科创企业的支持力度持续加大。近日,上海银监局发布了《上海银行业科技金融发展报告(2016年)》显示,截至去年12月末,上海银监局辖内机构为4303家科技型企业提供贷款余额为1500.36亿元。其中,为3943家科技型中小企业提供贷款余额为835.01亿元。科技型中小企业中,2264家科创企业获得贷款余额为418.85亿元。此外,政策性银行对“科研基础设施建设”的金融支持为40.76亿元;金融租赁公司对“科研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融资租赁余额为189.65亿元。

  在上海银监局的引导下,上海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机制体制创新加大对科技创新支持力度。2015年8月,上海银监局借鉴国际经验,总结行业良好做法,发布了《关于上海银行业提高专业化经营和风险管理水平进一步支持科技创新的指导意见》,“六专机制”和新“三查”标准,制订了科技信贷专业化标准。“六专机制”指专营的组织架构体系、专业的经营管理团队、专用的风险管理制度和技术手段、专门的管理信息系统、专项激励考核机制和专属客户的信贷标准。新“三查”标准则鼓励商业银行执行具有“创投基因”的信贷标准与流程。经过一年多的运作之后,辖内重点机构的“六专机制”建设已取得一定成效:截至2016年12月末,辖内机构已设立6家科技支行,77家科技特色支行,设立了11个专属的科技金融部门,科技金融从业人员1788人;辖内机构根据科技型企业,特别是其中初创期科技企业的信贷特点和风险特征,不断优化作业模式、风险补偿方式和风险分担机制;辖内机构普遍在内部资金成本核算、不良度、尽职免责等方面建立差异化政策,重点机构已开发专用的评级模型和内部评级指标体系。

  上海银监局对近五年上海科技信贷业务进行抽样调查显示,科技信贷投向位居前十的行业,贷款金额占比达33.12%。其中,电子元件及组件制造行业的金额占比最大,为5.25%;其次分别为通信终端设备制造、通信系统设备制造、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计算机整机制造、集成电制造等行业。分析人士指出,科技信贷投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上海产业发展的特点,经过多轮产业结构调整、升级转型,上述这些行业逐渐成为上海科技创新的主力军;同时在这些领域,科技产业化的速度较快,创新型企业发展势头良好,对融资贷款的需求颇为旺盛。

  在样本企业中,中小型企业占比达94%。信贷客户的分布状况说明,科技信贷服务重心已偏向小型企业。按笔数计算,贷款期限小于1年的业务量占70.49%,1年期以上的中长期贷款占29.51%。辖内银行正逐步加大对科技型企业中长期融资的支持力度,以更符合科技型企业的成长特性,信贷资金周期与产品研发、生产周期保持基本一致,有助于科技型企业保持资金及经营的稳定性。

  在银监会的指导和支持下,投贷联动试点在上海有序开展。截至去年12月末,辖内银行通过投贷联动方式为183家科创企业提供贷款余额26.13亿元,整体业务运行风险可控。其中,内部投贷联动业务存量客户数为26家,贷款余额9.20亿元;外部投贷联动业务存量客户数为157家,贷款余额16.93亿元。

  上海银监局抽取了82家开展选择权投贷联动业务的科创企业进行分析。结果显示投贷联动业务呈现三个特点:

  第一,突破了传统信贷业务对盈利指标的约束。在银行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时,有45.12%的企业处于未实现盈利状态,这个指标体现了银行针对初创期科技企业开展信贷机制创新。

  第二,企业处于股权融资的初级阶段。银行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时,标的企业中有57.32%做过前期股权融资,其中15.86%的企业刚刚完成首轮融资,而42.68%的企业则尚未开展股权融资。这一分布说明,银行与股权投资机构联动处于企业发展早期阶段,有助于双方合作发现价值,同时也体现了商业银行在获得客户资源、风险评估和提供资金等方面的优势,应进一步鼓励银行与外部合作机构做好资源对接和平台搭建工作。

  第三,企业获得较好的发展动力。上述82家科创企业自开展投贷联动业务以后至2016年末,各项经营指标与财务指标均有较大幅度的改进。企业平均总资产增长46.70%,平均净资产增长37.51%;企业员工平均人数增长14.89%;企业平均经营收入增长124.24%,原先没有产生盈利的企业中,59.46%的企业经营收入增加,且部分企业扭亏为盈。在前期已开展股权融资的企业中,有42.56%的企业产生后续股权融资。企业平均总负债增长43.52%,但在股权融资的支持下,整体资产负债率由原来的53.22%降至52.07%,下降1.15个百分点,资产负债结构得到一定的优化。

  上海银监局表示,下一步将围绕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相关要求,指导辖内机构推动创新、机制创新、模式创新和产品创新。今后,除了继续加大对科技企业的金融服务力度外,还将鼓励上海银行业加大对科研基础设施和科技创新布局的金融支持力度,并且创新金融产品促进科技转移,提升科技金融服务能级,并与社会各方共同建设良好的创新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