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彩网站1年28亿 警方查记录用坏5台打印机

2017-09-27 03:25

  2013年初,徐州市网警支队发现,当地有人在“PT816”、“盈丰国际”参与赌博,立即展开侦查取证,到了3月份,张风、潘亮、张刚、李平等人相继在成都和被抓获。经查,2012年初至2013年3月,张风等人开设的两个“黑彩”网站涉及投注赌资高达2.8亿,张风、潘亮、张刚等人从中获利近千万。

  27岁的技校毕业生张风,为了赚钱曾参与“黑彩”。可输多赢少,干脆自己开了两个“黑彩”网站,招聘代理发展会员。

  1年下来,这两个“黑彩”网站注册会员达2万多人,1天投注额最多时达600余万,截至案发共吸收赌资投注2.8亿元,幕后庄家和网站代理获利近千万元。为了打印银行交易明细,徐州警方用掉了10箱A4纸,用坏5台打印机。

  6月10日,经徐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张风等7名被告因开设赌场罪,被法院判处6年至1年4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1987年出生的张风是四川名山人,从技校毕业后在四川成都一家机械厂上班。

  在同事的影响下,他渐渐迷上买彩票,2010年接触网络“黑彩”。所谓“黑彩”,就是由私人坐庄,在福彩的基础上提高返率。

  到2011年下半年,张风陆续输了几万元。这时,一个歪点子在他脑海萌生:为什么自己不能搞个类似的网站,幕后坐庄呢?张风把这个想法告诉一起玩“黑彩”的同事潘亮,两人一拍即合。

  2011年底,张风和潘亮在网上买了一套“时时彩”源代码,准备开设“黑彩”网站。由于不懂网络技术,张风又找到四川仪陇人张刚做技术支持,架设了“PT816”彩票网站,主要经营重庆“时时彩”。

  网站开张后,张风和潘亮依靠原来在网上玩彩票认识的几个“代理”,开始发展“会员”(参赌人员)。“代理”类似正规的彩票网点,主要作用是拉拢参赌人员投注。参赌人员将人民币汇到网站指定的银行卡账户,在网站购买等额的游戏币。游戏币就像赌场里的筹码,用来下注。

  为了鼓励“代理”发展会员,张风和潘亮为“代理”制定了励措施,最高级别“代理”可以拿到“会员”投注额的5.5%,作为提成励。即便“会员”在网站输钱,“代理”依然可以拿到分红。另外,上级“代理”还可以发展下级“代理”,并制定了提成和分红比例。

  有了利益刺激,“代理”自然有了推广积极性,到“PT816”网站参赌的人越来越多。2012年5月底,张风又开设一个叫“盈丰国际”的网站,经营模式和“PT816”相同。这两个网站的注册会员共2万多人,日常在线几百人,日投注金额最多时达600余万元。

  李平是大兴人,别看才30岁出头,却见过“大世面”。2002年大学毕业后,他在阿联酋迪拜开了几年按摩院,2009年回到又开过饭店。

  2011年,李平开始接触“黑彩”,半年就输了四五十万。2012年初,他开始做“PT816”的代理。2012年5月底,李平因为网站提成问题与上级“代理”产生矛盾,要求张风给他开一个新的“时时彩”网站,让他做“总代理”。张风让张刚在“PT816”网站的基础上稍作修改,开了“盈丰国际”网站,由李平做“总代理”并发展“会员”。

  2012年10月,张风、潘亮、张刚在网上看到有的“黑彩”经营者被,3人觉得风险太大,想把网站转让出去。这年11月,张风给李平打电话,商量把两个网站转让给他。

  起初,李平觉得不懂如何经营,就没同意。张风于是把李平叫到四川成都的工作室,现场。李平发现经营“黑彩”网站很容易,当时就动了心。后来,李平又去了一趟成都,与张风等人商议以每月60万元的价格接手两个网站。回到,李平在大兴租了一间房,招了宋某等4名财务和客服,准备大干一番。

  2013年初,徐州市网警支队发现,当地有人在“PT816”、“盈丰国际”参与赌博,立即展开侦查取证,到了3月份,张风、潘亮、张刚、李平等人相继在成都和被抓获。

  经查,2012年初至2013年3月,张风等人开设的两个“黑彩”网站涉及投注赌资高达2.8亿,张风、潘亮、张刚等人从中获利近千万。案发后,机关从他们及部分参赌人员那儿依法查扣赌资1400余万元。

  办案检察官说,“黑彩”网站返率高,投注方式多样,庄家和“会员”基本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虽然“黑彩”泛滥对国家正规彩票发行销售造成巨大的冲击,但打击“黑彩”的情况不容乐观。

  张风等人交代,“黑彩”网站技术门槛低但收益巨大。他们开“黑彩”网站的源代码和收款用的银行卡、身份证、U盾都是从网上买的,只要找个懂网络技术的人,联系好服务器,就能把网站开起来。“只要给代理和会员一定的利益,网站就会源源不断的营利。”这一点,从他们一年吸引投注2.8亿可见一斑。

  检察官说,对参赌人员来说,“PT816”这样的“黑彩”平台投入小,返率高,比正规彩票更有吸引力,这增加了打击难度。比如,在重庆“时时彩”官网买一注彩票要2元,而在“黑彩”平台参赌人员花2分、2角都能参与投注,每注中金额是1.85倍。因此,虽然明知庄家可能卷钱跑,但众多参赌人员仍“火中取栗”。

  此外,监管难也导致“黑彩”网站难以禁绝。工商部门不具备侦查“黑彩”网站犯罪的条件,门确定管辖权也难,不少赌博网站服务器设在国外,由于不能查扣服务器的后台数据,办案人员很难确定网站管理者、代理人和参赌人员的具体所在地,“张风等人案发确实存在一定偶然性”。

  取证难是另一原因。“没有服务器后台数据,我们只能查银行流水账目。可银行以数据安全为由只提供纸质交易记录,我们打印这些记录用了两个月,打印了10箱A4纸,用坏5台打印机。”办案无奈地说,为了计算方便,又花两个月把纸质交易记录重新录成了电子文档。通讯员吕飞翔崔毅王顶海实习生陈依晴

  “3000元,哥伦比亚赢”“5000元,乌拉圭赢”一位非法赌球网站的“小庄家”在巴西世界杯开赛3天后,银行卡上的赌资就已接近2000万元。4年一届的世界杯不仅成为世界足坛的盛事,也成为一些人利用赛事进行非法赌球的“豪赌盛宴”。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移动互联网成为本届世界杯期间非法赌球的新“阵地”。

  记者在“圈内人”的介绍下加入了一个专门赌球的微信群。从世界杯开赛以来,每天下午开始,关于赌球的信息便不停地出现在微信群中。赌球方式玩法多样,单场单注最低金额200元、最高2万元。

  “现在赌球特别方便,用手机在群里吼一声就行。”吴伟(化名)经朋友介绍加入了一个非法赌球的微信群。一般一个近百人的赌球群会有两三个负责人,每天只要在群里声明自己下的注,就可通过支付宝等软件直接将赌资转账。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赌球微信群的负责人都是“小庄家”,大都是境外赌球网站或境内非法赌博网站的代理人,赌球网站的注册地址大都在英国、美国、奥地利等国家,大都是一些租用国外服务器搭建而成。

  “下注”看似不多,但便捷的参与方式更容易上瘾。“为了吸引非法玩家,小庄家还会以微信红包的形式作为赌球励,不少尝鲜者的赌注会迅速加码,一晚上输几万的大有人在。”该人士说。

  “庄家在酒吧支起来一张桌子,一晚上桌上的流水钱起码几十万。”资深球迷小刘爱叫上朋友在酒吧看球。他说,世界杯期间,在酒吧等观赛点,这样的“小赌桌”多起来了,“不过每次就百八十块的,和彩票一样,算不上什么赌球。”

  “一块钱也是赌。”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委员张树国指出,我国刑法明确指出,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参赌人数或是赌资总额达到一定数额的,即定性为聚众赌博,“赌资高低不影响违法本质”。 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