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黑彩票规模远超彩票 黑彩站日销售上万

2017-10-02 10:17

  黑彩,湖北武汉13家黑彩销售点最近被警方端掉。据调查,生意最火爆的一家黑彩站日销售额达上万元。而据研究彩票问题的专家介绍,我国的非法彩票市场规模已远大于彩票。为何会有彩民钟情黑彩票?黑彩票打击的难度在哪里?请看本报调查。

  打着福利彩票的,卖的却是黑彩票!记者从湖北省武汉市获悉,武汉警方在日前打击假冒“3D时时彩”福利彩票突击行动中,连端13个黑彩票点,抓获并依法处理违法人员11人。

  “黑彩票的存在严重冲击了正常的彩票市场,逃避了国家对彩票的管理和税收征管,还可能诱发一系列治安问题,必须从严打击。”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11月10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汉口金家墩一带,有两家黑彩票点挂羊头、卖狗肉,他们打着‘福彩3D销售中心’的招牌,卖的却是黑彩。庄家一天收入万元不是,一般投注者却是‘输多赢少’。”10月初,有群众向武汉市机关举报。

  几家假彩站的门面与正规彩站颇为相似——外面的牌匾均为红色,写有“福彩3D时时彩”字样,形式均模仿正规彩站,让人乍一看还以为是正规的福彩中心。

  不过,进入假彩站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异常:投注设备与正规投注机外形相似,但颜色不同,而且只是单机销售,不能联网。在金家墩一家彩票点,现场只有一张桌子、一台打号的电脑以及与电脑连接着的显示开结果的屏幕,墙上没有悬挂任何授权标识和营业证。

  “两三分钟一开,投注赔率和金标准由庄家说了算,中一个数字,金是投注额的3倍,中两个数字是13倍,中三个数字金是130倍。比如,花50元钱买中三个数字,金就是6500元。”一位知情者说。

  与正规彩票不同的是,在黑彩点,彩民现场叫号后,投注单是打在一张普通的白纸上。

  业内人士介绍,正规的“福彩时时彩”开均是10分钟一次,并不存在两三分钟开一次的情况。而且,福利彩票销售点都分散在大型的车站、超市、酒店附近,每家店都有各自的账号,都是以422开头的8位数字。

  武汉市治安处会同武汉市民政局、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对全市福利彩票店开展暗访调查,发现了13家黑彩票点,零散分布于江岸区、洪山区、黄陂区等5个区。

  这些黑彩票点未经任何部门批准,私自购置具有打印彩票功能和安装摇号功能的电脑,租赁城乡结合部的门店,主要针对农民工销售黑彩票。

  10月14日,武汉警方深夜出击,一举端掉3家黑彩票点,抓获并依法处理涉赌人员6人。在江汉区金墩陈家墩的一家黑彩票销售点,警方现场抓获该黑彩票点的开设者和参与赌博者共4人,收缴赌资5000余元,假冒福利彩票销售设备1套。

  第二天,江岸区、江汉区等也分头行动,重拳出击,又依法黑彩票点10个。

  警方发现,有的黑彩票点开业时间不长,但销量十分惊人。例如,据负责人吴某交代和电脑账单显示,江汉区金墩陈家墩899号假冒福利彩票销售点于今年9月18日开业,短短一个多月内就盈利5万余元,仅被查处当天就盈利3800余元。警方透露,在被捣毁的10多家黑彩站中,日销售额最多的有上万元。

  武汉警方介绍,经营者实际上就是利用彩民“侥幸中”、“一夜暴富”的心理,以高赔率吸引参与者,实质上是把原本属于国家的公益事业活动,演变成了的赌博行为。

  记者了解到,很多彩民明知道一些黑彩点可疑,仍然愿意投注。他们认为黑彩票赔率高,容易中。

  王薛红认为,一部分彩民容易被高利益所,这形成了黑彩票的土壤。但另一方面,黑彩票带有很强的性、性,庄家着赔率、开时间,为牟取暴利而给彩民设局,彩民上当的可能性很大。

  专家认为,从深层次根源看,黑彩票市场的出现也是供求矛盾的体现:一方面,产业供给不足,另一方面,老百姓又有这方面的需求,从而造成了非法市场的空间。

  根据2009年的统计数据,我国彩票市场的资金超过1300亿元。而据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研究发现,非法彩票市场规模要远远大于彩票。

  王薛红说,黑彩的泛滥,挑战了国家的管理能力和公的权威,影响了正常的社会秩序,而且,黑彩还给的彩票市场带来了冲击和影响。部分彩民在黑彩市场上受到了,就会一并否定了的彩票市场。

  我国《彩票管理条例》明确,未经国务院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发行彩票。而组织赌博,本身就是一种违法犯为。

  武汉警方连端13个黑彩,说明当地黑彩已成一定的规模。那么对这些黑彩票的“庄家”应给予哪些处罚呢?

  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占传德说,这要视“庄家”渔利或赌资金额等情况而定。根据《彩票管理条例》,擅自发行、销售彩票,或者在中华人民国境内发行、销售境外彩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有违法所得的,违法所得。

  刑法第303条对赌博罪做出“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管制,并处罚金”的。

  王薛红认为,和这个行业的暴利相比,黑彩票经营者的犯罪成本很低。因此,在立法、政策上,还需要进一步加以规范,例如在法律上要加大黑彩票经营者的犯罪成本并严格执法。在打击时要调整策略,不能“年年打击、年年无效,风声一过,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