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评论:财经自能否进化为中国版“浑水”?

2017-09-18 21:53

  从法律层面来看,沽空机构在内地的法律边界甚为模糊。对于像“浑水”这样专门揭黑的公司,上市公司自然是不欢迎的。

  自2015年“自元年”开始,不少自人纷纷加入到内容创业的大军。各大网络平台也为内容创作者提供丰富的优质流量和变现收益,财经自目前已经初成气候。引人注目的是,在越来越多元化的财经自中,自发诞生了一股对上市公司造假和欺诈行为进行质疑和监督的力量。

  在投资者的印象中,这类新有些类似著名的做空机构“浑水”,起码有“浑水”的雏形。刘姝威教授曾直接以“中国浑水横空出世”为题,高度评价目前的自:以“市值风云”为代表的八零后自,对上市公司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及时的揭露和打击。这群有责任感的八零后们被称为“中国浑水”,他们成为金融监管部门之外的民间监管力量。

  之前,自连续发布尔康制药、神雾环保、神雾节能的做空报告,质疑神雾环保利用关联交易实现业绩增长套、神雾节能2016年年报现金未正常回流及毛利率过高、尔康制药涉嫌严重财务舞弊等问题,三公司都在报布后封跌停板。

  目前,个别自频繁质疑上市公司,但其性质主要还是监督,没有证明他们是利用做空手段谋利。这离真正的“浑水”、“香橼”式的沽空机构还有很大距离。但随着自的发展成熟,不少自号影响力、号召力与日俱增,团队化、商业化趋势日益明显。市值风云已经在很多场合被称为“号称中国浑水的二级市场财报分析新”,自称由董秘、CFO、投行和基金经理等一线从业人员组建,团队化趋势明显。同时,其商业化运作也非常迅速,360万元的轮,估值就超过1000万。目前已经开始着手新一轮的融资,大概在1000万元以上,估值已经达到1.2亿左右。浑水做空机制永续的源泉就是背后有一个获利机制,目前商业化、团队化运作的财经新在客观上具有这样的利益驱动。只是由于制度上、法律上边界不清,这些财经新还没有胆量像“浑水”等沽空机构一样做空,只能是对上市公司进行监督性质的质疑。

  但我们应该看到,目前A股融资融券、股指期货、股指期权等做空工具日益完善,众多自的商业化和盈利冲动与做空手段融合,在一定时机有发展为“浑水”式做空机构的可能性。那么,“浑水”式做空公司到底在A股有没有土壤?对这个问题需要从多角度来分析。

  从净化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做空机构的存在有合理之处。A股IPO财务报表,上市之后关联交易、虚假陈述等问题长期存在。虽然监管层IPO审核持续从严,对违法违规保持高压打击态势,但毕竟精力有限。而券商研报基本以唱多为主,很少发布对上市公司的负面报告,甚至会受利益左右,主动为上市公司站台。做空者的存在和做空利益格局的设计,对于A股市场是一股迟到而重要的遏制力量。

  从A股市场的成熟度和投资者构成来说,现阶段批准沽空机构还是有一定风险的。A股投资者以散户为主,羊群效应明显,对上市公司基本面研究不够,一旦有上市公司负面消息出来很容易踩踏。

  从法律层面来看,沽空机构在内地的法律边界甚为模糊。对于像“浑水”这样专门揭黑的公司,上市公司自然是不欢迎的,认为是“恶意做空”。内地少数上市公司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报警。但目前无法用法律界定这类做空机构的行为。

  《证券法》也没有对“分析与调查、融券卖出、再发布报告”的做法作出性。但是,《证券法》中关于“市场行为”的认述中还有一条兜底条款,即“其他市场的行为”。损害商业信誉、并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市场这三种罪项,无疑是发布唱空报告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利剑。这三项法律的边界如何界定,也是摆在如今财经自面前的现实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