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标普下调银行业评级是对我国金融体系的误判

2017-10-02 10:17

  业来看,标普下调评级主要基于信贷与流动性风险考虑,他们认为长时间强劲信贷增长提高了中国经济的金融风险,且尽管近期加大了控制企业杠杆水平的力度,有望稳定中期金融风险趋势,但预计未来两到三年的信贷增长速度仍不低,会继续推动金融风险逐步上升。

  事实上,标普对中国银行业经营特点、抗风险能力、中国企业经营景气指数回升、中国居民储蓄存款结构等缺乏深入详细的了解,其依据的一些数据和信息是片面的、不客观的。同时,对我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深化国企及淘汰僵尸企业等方面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认识不清晰、判断欠公允。

  标普所提到的杠杆率问题,正是我国一段时期以来着力研究处理并已取得一定成效的课题。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数据,2017年一季度末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为165.3%,连续3个季度环比下降或持平;我国信贷/P缺口22.1%,较2016年末降低2.4个百分点,已连续4个季度下降。

  标普强调中国信贷增速过快,会削弱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这其实也是一种言过其实的预判,是对我国客观经济现实缺乏了解的表现。除了中国属于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经济体、需要信贷快速增长形成支持经济发展的金融动力之外,还受到中国经济结构、经济增长、历史文化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这客观上也会使中国货币信贷呈现不同的水平,与其他经济体具有不可比性。显然,看信贷增长应结合一国经济实际具体分析,我国是一个高储蓄率的国家,居民储蓄存款大量通过金融中介为企业部门债务。高储蓄支撑了中国以间接融资为主导的金融体系,银行贷款一直在全社会融资中占据主体地位,只要审慎放贷、强化监管,防控好信用风险,完全可以保持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健性。

  同时,中国银行业目前整体抗风险能力不断提高,经营基础不断夯实,有足够应对各种不确定性金融风险挑战的底气。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7年6月末,我国银行业经营总体呈现企稳回升迹象:

  一是银行业资产和负债规模稳步增长,本外币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243.2万亿元和224.9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5%。

  二是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继续加强,银行业继续加强对“三农”、小微企业、保障性安居工程等经济社会重点领域和民生工程的金融服务。涉农贷款余额30万亿元,同比增长9.9%;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28.6万亿元,同比增长14.7%,用于信用卡消费、保障性安居工程等领域贷款同比分别增长32.2%和41.2%,分别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19.5和28.5个百分点。

  三是信贷资产质量总体平稳,不良贷款余额1.64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563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与上季末持平。

  四是利润增速有所回升,商业银行当年累计实现净利润9703亿元,同比增长7.92%,较上季末上升3.31个百分点。

  五是风险抵补能力继续加强,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2898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747亿元;拨备覆盖率、贷款拨备率分别为177.2%、和3.09%,虽较上季末在所下降,但尚处于警戒线以内。

  六是商业银行加权平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64%,较上季末下降0.15个百分点;加权平均一级资本充足率、加权平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2%和13.16%,较为充足。

  七是流动性水平保持稳健,商业银行流动性比例为49.5%,较上季末上升0.78个百分点;人民币超额备付金率1.65%,与上季末持平;存贷款比例为69.1%,较上季末上升1.39个百分点。

  此外,监管监管政策措施不断出台,监管力度不断加大,在信贷资产脱实向虚、避免信贷空转套利及资产泡沫化等方面发挥了有效屏障作用。如2017年上半年监管掀起了监管风暴,针对银行业金融机构乱象推出了整治“三违反”“三套利”“当”等监管专项整治,提出要防范“十大风险”。经过监管从严监管,银行业“三大乱象”基本得到遏制。

  据银监会资料,2017上半年同业业务增速由正增长转为负增长,同业资产、同业负债双双收缩,这是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同业规模“双降”,其中,二季度末同业资产和负债比年初均减少1.8万亿元,同业资产和负债的增长率分别为负5.6%和负2.3%。银行理财产品增速也下降至个位数,6月末银行理财产品余额28.4万亿元,较年初减少了1.9万亿元,理财规模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5个百分点;理财规模中委外投资部分减少了5300多亿元,委托贷款的余额连续减少,2017年4月,委托贷款余额出现了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此外,还要看到一个积极有利的因素是,通过推进和深化国企,我国企业整体经营状况有所改善,尤其国企经营盈利能力持续增强,为银行业整体信贷资产质量提高和降低风险奠定了的经济基础。

  据国资委资料,国有企业经营状况自去年中下旬以来得到显著改善。其中利润总额从去年10月份以来同比增长转负为正,并在今年保持较好的增长情况。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则从去年6月转正之后,也依然保持较好的增长态势。截至2017年6月,央企利润累计达9352.1亿元,同比增长18.5%,地方国有企业利润则为4720.2亿元,同比增长达37.5%。

  标普下调中国评级与其他国际机构对中国经济预期向好的表现截然相反,更显出其评级结果欠客观性和性。如基于中国经济的表现,9月20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最新预估称,将中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速的预估分别从6.6%和6.4%上调至6.8%和6.6%。算上OECD在内,今年以来,已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开发银行、摩根大通、野村证券、渣打银行、花旗银行等10余家国际机构选择上调中国经济增速预期。

  综上所述,标普下调银行业信用评级依据不充分、分析不科学,结论是不正确的。